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手机版 关注微信无人机之家微信
返回顶部
您现在位置:无人机之家 >> 技术 >> 玩机技巧 >> 浏览文章

如何成为一名酷酷的无人机“飞手”?

时间:2017-6-15 15:27:28编辑:无人机之家来源:互联网栏目:玩机技巧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阿恒说,自家天台是最好的训练场地。受访者供图

  记住“飞翔是自由的,但更需要克制”

  随着无人机研发技术的成熟,以往需要高成本、高技术的无人机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嗖”的一声,无人机四个螺旋桨旋转起来,操控者可以最高在500米的高空上俯瞰大地,以往电影纪录片才会出现的“上帝视觉”,现在只要摆弄一下遥控,就可以通过屏幕看到。

  另一方面,无人机航拍也进入各种商业领域,无人机“飞手”这个新职业也应运而生。当一名“飞手”是什么体验呢?需要什么准备?近日,记者采访了一名刚入行的飞手阿恒。

  爱好是烧钱的,收入是一般般的

  阿恒原来是一名设计师,今年刚和另外两个朋友创业开了一家公司,从事企业影像文化传播。

  阿恒一开始的工作也依然是设计师,去年底,看着身边的朋友纷纷玩起了无人机,他也花费上万元买了一台。“玩起来才发现周边配件也很烧钱,烧着烧着就想能不能赚钱了。”阿恒开玩笑称。

  根据阿恒了解,更加专业的无人机航拍细分为两个角色,一个是无人机“飞手”,专门负责操控无人机飞行,另外一个是拍摄人员,负责操控无人机上的镜头拍摄照片或者视频。不过由于目前航拍刚刚起步,大部分企业也将航拍作为其中一个传播手段,而非主要手段,所以对航拍的要求也没有很高。

  在刚起步阶段,为了可以有机会尝试拍摄,航拍往往都是一个整体方案里作为赠送的部分,“很多时候客户只是对这个以往需要花大价钱才能得到的视角感兴趣,航拍只是商业拍摄中一个添头。”阿恒介绍。

  这样一来,也让拥有半专业级别无人机的爱好者有机会接到工作机会,阿恒也是其中一个受益者。

  现在单独一次航拍报价视乎内容大概在一两千元,据他所知,市面上大多数工作室报价也在这个水平,如果减去工作室分成,一个无人机飞手如果一周有两三次开工机会,收入会有五六千元。

  “炸机”换来的心得:飞翔是最后一步

  阿恒有过一次“炸机”。所谓炸机,就是无人机在空中出现机件故障或者人为操作失误而坠毁。

  那是阿恒刚买无人机没几天,正好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到四川色达旅游,他自然也把无人机带在身边。结果就在一次航拍过程中,监控航拍画面的屏幕里突然一片天旋地转,他抬头一看,无人机掉到不远的山坡上了。

  “那时候因为觉得换修协议有点贵,也没想到那么容易就出事,所以根本没有加购。”阿恒接下来的旅途都在担心维修的事情,无人机从百米高空坠落,已经摔得惨不忍睹,唯一幸运的是没有砸到人,但维修的费用成了笼罩在他职业前景上的一团浓雾。

  幸运的是,他回到广州寄修之后得知,原来厂家有相关条款,无人机购买后短时间内出事可以免费换新,他才松了一口气。自此之后,他的飞行更加谨慎,“飞起来是最后一步,提前要观察好环境,看清楚有没有干扰”。

  不想无人机变凶器?再怎么谨慎不为过

  阿恒向记者大概介绍了作为无人机飞手的一次工作过程,首先是在与甲方协商过程中,了解需要动用航拍拍摄的主题,心里大概设想几个需要无人机航拍的分镜头。在实拍前,要先观察一下场地,室外场地最大的问题是干扰——风、无线电信号,如果是室内,因为没有GPS定位,飞行稳定更加难操控,所以要留意的问题更多。

  “很多人以为有了飞机,什么地方都可以飞过去,什么角度都可以拍,这是最大的一个误区。”阿恒坦言,现在一般用到商业拍摄的无人机也有几百甚至上千克的重量,很小的一个事故就容易失控坠机,如果这个重量砸到人,后果可是很严重的,而且的确也已经有过这样的新闻了。

  到了现场以后,“飞手”需要根据现场的情况调整原来设想的飞行路线和方式。阿恒更加稳妥,他会用无人机先向上升个百来米高,四处观察一下远方,然后原地降落。

  在观察现场、调整飞行计划之后,还需要根据计划慢动作预演一遍,用无人机去体验飞行路线上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心中做好预案。到了真的活动拍摄的时候,在飞行之前阿恒还会重新检查一下无人机。

  “之前有玩家试过螺旋桨没装好,一启动就飞出去了,这么一小片塑料,转起来割到人的身上可是像刀一样的。”阿恒一有空就去“泡”相关的论坛,网上有与无人机相关的新闻也会认真看。除了学习别人分享中学习经验。“可能是‘见过鬼怕黑’,对于飞行我总是保持很谨慎的态度。”阿恒坦言。

  前景

  不确定的前景,待磨合的现实

  限飞影响职业投入

  希望不要“一刀切”

  近段时间,无人机“黑飞”影响航班飞行安全的新闻时有报道,阿恒开玩笑称,这是正规无人机替很多固定翼航模以及杂牌无人机“背锅”了。

  以阿恒自己使用的品牌为例,“黑飞”事件出现之后,品牌就更新并定位了禁飞区域,在禁飞区域内该品牌无人机就根本无法启动。阿恒比较认同这种通过技术达到禁飞的模式,他之前也接到过一单在白云竹料的广东国际划船中心的航拍任务,到场后发现,场地距离机场直线距离只有5公里左右,属于品牌自己划定的禁飞区域,那也只好放弃航拍的计划,使用其他拍摄手段代替。

  上月,广州市交委与广东省机场管理集团联合起草的关于保护广州白云机场的航空安全通告意见通稿出台,首次对广州空域飞行的无人机进行了限制,拟定禁止在以白云机场基准点为圆心半径55公里范围构成的区域施放无人机,升放人应当会同空管单位就升放时间、地点等事项报机场所在地的地区民航航空管理机构评审,须通过评审才能施放,确保航空器飞行安全。

  “我认真看了通告,没有对评审的申请和流程做介绍,希望不要将航拍‘一刀切’。”阿恒忧心忡忡地表示,“先观望吧,万一真的执行起来,不知道监管的力度有多大,珠三角地区好几个大机场,如果都按照55公里范围执行,那可以航拍的地方真的不多了。”

  由于有了“限飞令”这一可能套在头上的紧箍咒,阿恒现在不敢再往无人机上投入了,这也是影响“飞手”这个职业前景的最大因素。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键字:无人机 飞手
上一篇: 无人机升空拍摄有了新玩法 手机操控画面可实时传输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商城»无人机商城

公司»无人机公司

机型»无人机机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 网站地图- TAGS- 友情链接